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上海分社正文
体验共享单车运维员生活,看老兵如何从“最可爱的人”到“啰汉天团”
2021年08月04日 10:4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8月3日电 台风“烟花”刚刚过去的7月27日早晨7点,上海闵行浦江镇江月路地铁站出口,在规定的区域内,整齐地摆放着一排蓝色的哈啰单车,除了天上时不时地还下着雨,周围看起来与平常别无二致。

  但这只是一名普通出行市民的感受,对于出身于武警某部侦察连特种兵,现哈啰单车运维员甄博来说,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当天凌晨5点,住在浦东机场附近的甄博匆匆起床,洗漱完毕,开着自己的爱车一路飞驰,一个小时后准时出现在江月路地铁站口,持续两天的台风与暴雨的肆虐,让原本摆放单车的位置,散落了一地树枝和杂物。

  立刻马不停蹄地将场地清理干净,一辆载着哈啰单车的小货车停靠路边,紧接着,车上20多辆台风前收库的单车被卸下、再摆好。待如常上班的人流出现在地铁口时,此前的紧张忙碌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对于甄博而言,这仅仅是台风过后,一个正常工作日的开始。事实上,作为一名共享单车运维员,他与同事每天会遭遇的突发挑战,并不比在部队执行任务轻松,以至于每天风吹日晒,皮肤变成了古铜色,并自诩为“啰汉天团”。

  为了解甄博这样退役后仍奋战城市一线,默默付出老兵的日常,7月底,媒体与甄博及他的同事——同样武警出身孙伊凡一道,体验了半日的共享单车运维员生活。

  跟着老兵去运维

  所谓共享单车“运维”,顾名思义,即指通过调度和维护等机动作业,以保证用户随时随地方便使用共享单车出行,而跟着甄博和孙伊凡运维半日哈啰单车发现,行动中的运维,远比字面意思更辛苦复杂。

  7月27日一早,清理完场地,搬运完单车,甄博在江月路地铁站口的工作远没有做完。由于下雨,他还得再解决一个问题——车座会淋湿,不方便用户使用。甄博的解决办法,便是先擦干车座,再用保鲜膜包裹严实。

  “一会雨停了,我们的乘客只需要撕掉保鲜膜,就能坐上干净的车子走了,速度快,不耽误大家时间。”甄博表示,“保鲜膜套坐垫,其实增加了运营成本,但乘客的体验感上去了,一切就都值得。”

  据哈啰单车上海市城市群经理许方宁透露,在上海,每天会有1500人左右负责哈啰单车的日常运维,除了甄博这样的定岗运维员,还有故障运维员、定岗和回收司机运维员。而为了保证上海每个地域运维全覆盖,管理上,则采取了以街(镇)为单位的蜂窝式网格管理。

  甄博所负责的网格片区,则是从闵行浦江镇一直向东,跨至浦东新区周浦镇的两大城郊区域。

  城郊区域,也就意味着工作量更大。

  甄博介绍,在这两个运维区域内,每天共有61名运维人员,来维持13个热点地段,超过3万辆哈啰单车的正常运行,“平均每人要负责500多辆单车。”又由于早晚高峰,用户多使用共享单车往返于地铁站与工业园区之间,这也造成了严峻的“潮汐现象。”

  “我们这片,好几个地铁站在高峰期,需要运输两次以上车辆,不然早一点上班的乘客把车骑走,后面的乘客就没法用车了,我们还要在早晚用车高峰期时间内,再次运回车辆,让每个乘客都有车可骑。”甄博说。

  虽然还是时雨时停的台风天气,但当天,甄博和孙伊凡,以及他们的“罗汉天团”伙伴们,仍然进行了两轮车辆运维,台风天后的首个早高峰用车方才平稳度过,这就到了上午9点。

  彼时,雨已停,气温25摄氏度左右,但甄博已经浑身湿透。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他的手机微信群又忙碌了起来,再一看,那是以作战区司令部命名的工作群,并且有十几个之多。

  甄博表示,这是哈啰单车“0530”城市保障计划的一部分——工作群以“司令部”来命名,则是因为,作为退伍军人,就更要用军人的速度来处理问题。

  得益于已在全国120个大中城市上线的哈啰“0530”系统,上午9点11分,甄博在辖区工作群里接到市民反馈,徐浦大桥桥下有一些共享单车倒地,需要进行清理;2分钟后,甄博便对这条反馈做出了行动,电话安排附近的运维师傅赶往现场进行处理。

  9点23分,两名运维师傅赶到现场,对现场情况进行记录后,将倒地单车扶起装车,运输到附近的停车区域;9点36分,甄博处理完此反馈后,在群里进行上报结案,整个过程只用了25分钟。

  甄博表示,每天他要处理这样的应急事件,平均有10起之多。

  “我们在各个区域和重点路段都有政企协同群,哪些路段有车辆堆积、哪些地方需要及时处理,管理部门会在群里通知各家企业。”甄博说。“‘0530’的意思,便是哈啰运维在接到应急报告时5分钟内响应、30分钟内到指定地方进行清运动作,60分钟内完成清运动作,并将淤积车辆调度至所需地方。”

  0530机制的落地提高了对于一线运营的时效性要求,但也对哈啰出行的运维能力提出了新的考验。许方宁说,“在部分潮汐区域,正是有着像甄博这样的具备高效自律精神的运维团队,匹配企业增派的运力,才能使得一线运营时效性得以真正发挥。企业将有价值的资源铺设到了更需要的地方去,也从侧面调整优化了成本分布。我们也在对一线运维的培训和激励上面做了针对性的工作来提升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来保障秩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良性循环。”

图:哈啰运维人员打捞废弃单车。
图:哈啰运维人员打捞废弃单车。

  “部队锻炼了我的意志”

  两次搬运共享单车,处理随时会发生的应急事件,仍不是甄博工作的全部。中午12点,匆匆在食堂扒了两口饭,他和孙伊凡便再出发——掏出手机,一张地图上显示出很多红色小点。

  甄博表示,红点都是被废弃的车辆遗失地点,作为运维,他们还有一项任务,便是寻找被抛弃的单车,再运回修理点,经故障运维员修理后,再次投入使用。

  相比地铁站口往返搬运,寻找废弃单车,才是对运维员们真正挑战所在。

  据甄博介绍,由于负责的是城郊地带,它意味着寻找单车会更困难一些——跟着地图找到单车,却发现它在一个废弃工厂内,中间还隔着一道围墙;或者发现单车在河里,只有借助工具才能将它捞出;再者,树林里也会有废弃单车等待回收。

  “寻找单车有时候需要爬高墙、爬厂房和穿树林,它对体力挑战非常大。好在有当兵时的训练,不然,确实会很吃力。”甄博直言不讳地说,“寻找单车,被蚊虫叮咬过,被车辆和树枝划伤过,还有被狗咬的情况,但因为有从军的经历,在任何困难面前,我们应该要有向前走,不畏惧艰险的精神。”

  因为台风刚过,好几辆单车显示在附近的河道内,于是,甄博和孙伊凡决定去小河捞车。

  在康桥一条看着并不宽的浑浊小河边,虽然地图显示下方有一辆哈啰单车,但河上有桥,很难看清底下废弃单车的具体位置。甄博先取出挂钩探了一下,却捞上来不少垃圾、破渔网、塑料瓶。

  “这样不行,钩子会坏掉的,没事,我以前是侦察兵,会看地形,我下去找吧”。一个挂钩35元,甄博心疼,红点又显示车就在下面。于是穿着塑胶拖鞋、短裤,腰间绑着绳子的他,就从桥的边缘走了下去。

  避过河边可能扎伤脚的杂物,再小心翼翼保持平衡到河边,再用长树枝试探着寻找,弯下腰往河道里摸一摸。有了,一辆蓝色的哈啰单车带着泥浆出水了。

  “小心,再慢点,先看看车有没有损坏。”刚捞出车的甄博,还未到安全地带,就如此唠叨。

  甄博说,城市偏远地带的共享单车,资产保值问题十分严峻,每个月失联的车辆大概有200多辆,“找车”早就是工作的常态,能坚持下来,是一份对工作的责任,也是这些年在部队磨砺下来的意志。

  谈起部队生活与如今哈罗单车运维员之间的异同感受,甄博与孙伊凡的话又多了起来。

  甄博依然记得他参加武警某次军事训练比武时的情景,他在54-手枪奔袭速射科目中,取得了97环的成绩,服役期间,他还是优秀士兵,并拿了一个特战分队比武集体三等功。

  2011年,甄博所在部队驻扎城市石化工厂大火,“当时到达现场时,火光把天都照亮了,还接二连三有二次爆炸发生,大家都在往外撤,只有我们军人逆着人流往里面走。说实话,当时我心里也是有一些担忧的,但为了能抢救保护公共财产,保障人民安全,我们必须要有迎难而上的勇气。”

  在甄博看来,如今在哈啰单车担任运维员,它也是一份当年军人责任的再继续。“能够做好这份工作,让我片区的用户都能骑上舒适没有故障的单车,是我非常开心的事。”

  在部队同样表现不俗的孙伊凡则说:“部队锻炼了我的意志,树立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百分之百,甚至超额去完成任务;退伍之后,其实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参与到这个社会的建设中,无论什么样的工作环境,我们都可以完全胜任。”

  许方宁表示,退伍军人一直是哈啰单车非常欢迎加入的群体,因为他们对高执行、服务用户有着非常强的认知和自我管理能力。有退伍军人在的公司团队,能够在配合政府管理、解决单车路面运营遇到的问题,以及对用户服务合理引导等方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话说从河里捞完车,甄博的微信群又响了起来,他马上要赶着回去开会,记者瞄了一眼他的开会工作群,群名则叫做“战盛夏”。(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许兵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