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揭秘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易容术”
2017年12月07日 10:49   来源:文汇报  

杨明建对毛发的逼真度要求极为苛刻。袁婧 摄

  “想要哪种程度的烧伤?”

  “介乎二三度之间吧。”

  这样“怪异”的对话,出现在特效化妆师杨明建和导演、总造型设计之间的讨论中。在看过剧本后,杨明建认真记录下涉及的伤口类别、创面及惨烈程度,并下载了医学解剖书以及大量的人体结构图。每当接触悬疑破案类的剧本时,他总会这样“虐待”自己。

  虽然化妆、PS技术越来越神奇,瞬间能达到判若两人的效果,但这些,还都比不上特效化妆的“改头换面”———能把地球人打扮成外星人,把小脸美女变成超级大胖墩。再者,影视作品出于剧情需要,不乏肢体缺失、伤痕变异、怪物出没的桥段,逼真的特效为影片增色,带动了特效化妆这门职业。自2011年成立AJ特效化妆工作室后,杨明建先后承接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乘风破浪》《大闹天竺》《重返20岁》 等一批影视作品的特效化妆业务,如今工作室与剧组的合作更是接连不断。

  真人倒模,“克隆”一比一头部模型

  记者来到颛桥光华路上的AJ特效化妆工作室采访时,碰巧旁观了一次“倒模”———这是做特效化妆的基础,在演员身上进行真人倒模,“克隆”一比一的头部模型。

  倒模之前先要做好防护工作,特化师给演员套了光头套,棉花团塞进耳洞,保鲜膜覆住身体,然后将搅拌均匀的蓝色藻酸盐往头上糊,盖住整个脑袋,只给鼻子留出小孔呼吸。材料凝固后,特化师一圈圈地缠上浸水的石膏绷带,等水干后即可整体取下,最终得到的头部倒模重达十多斤。特化师还要测量演员前额高等十多项指标数据,并附上各种角度拍的照。后续的工作是用石膏把头模筑成实心,做成雕塑,特化师就可以在此基础上,根据剧本需要,在特定部位塑造出想要的形状,试妆时再把制作好的“假体”贴在演员的脸上。

  虽然特效化妆的制作过程复杂,但为了确保呈现的效果和精度到位,一块假体只能使用一次。因此,特化师要事先和剧组沟通,预估足够的数量。王宝强执导《大闹天竺》时,为了体现主角“武空”吃完辣椒后的热辣状态,工作室在五天内赶制出数套不同肿胀程度的“嘴唇”,再运抵印度取景地。

  十套方案做出逼真“蜻蜓人”

  特效化妆是团队协作的成果,每个人有不同分工,工作室设置了模具间、雕塑间、毛发间、材料烘烤间、机械间等多个房间,大家都在忙碌。这里随处可见形状各异的人形面具、动物头套、机械手臂,还陈列着为章子怡、范冰冰、于荣光等明星制作的头部倒模。一面墙上保留着此前为《鸣鸿传》制定的任务表,罗列着演员名字、倒模日期、制作内容、制作日期和交付日期。最高峰时,工作室要承接八部戏的特效化妆任务。

  除了电影特效之外,工作室也会跟艺术家在装置艺术方面进行合作。目前这里最引人注意的陈列品,当属艺术家李山的《蜻蜓人》,此前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三个月展期中,无数观众仰视了60个凌空飞翔的“蜻蜓人”。

  工作室根据艺术家的初稿构想,制定了十套方案,包括选材、制作方法、形态,还有内部结构———由于要运到国外展览,作品应方便组装、拆卸。杨明建打印了近千张蜻蜓照片,每一个身体部分都被放大研究。“蜻蜓人”的前期打样和制作长达四个月,其中制作周期为40天。

  记者发现,在艺术家的手稿中,蜻蜓的腹部并没有画出绒毛,而在艺术作品中,特化师保留了蜻蜓的这一真实特征。正是特化师与艺术家反复沟通,才带来逼真写实的艺术效果。仔细观察,“蜻蜓人”有腿毛,这是特化师一根根“种”下的,就连脚跟的褶皱都难辨真假。

  “演员的样貌能在我们手中发生变化”

  在接触特效化妆之前,杨明建是画美妆的,总是想着怎么能把人画得更漂亮,之后他报名参加了上海戏剧学院舞美专业成人课程,于2006年走上了特效化妆之路,此后又出国学习,在美国一所电影化妆学校专修特效化妆。再之后就成立了工作室,人数也从最初几个人发展到现在40多人,其中80%都是与特效化妆相关专业的本科毕业生。

  几年来,工作室给《富春山居图》里的林志玲做过光头造型,给《乘风破浪》里的邓超做过伤妆,为赵丽颖设计过年老妆。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工作室包揽了特效妆,遍体鳞伤的夜华、美男子离镜、背叛天族又被毁容的玄女等。要说哪个造型做得最辛苦,那应该是鲛人族了,鱼鳞的制作只能用“折磨”来描述,而且导演要求实景拍摄,然而,鲛人族和翼族大军人数众多,杨明建同时开四组人马上妆,每次都是前一天上妆,一直上到第二天天亮。

  对于特效化妆,杨明建乐在其中:“演员的样貌能在我们的手中发生变化,还能让观众看不出真假,这是任何普通化妆都代替不了的成就感。”就拿伤效来说,以前业内有句话叫“伤效不够血来凑”,杨明建要做的,是没有血,却能让观众觉得恐怖。成为一名优秀的特化师并非一朝一夕,杨明建认为,有美妆技术基础的化妆师进入特效化妆领域会很快,他们在假体上画特效会知道层次、明暗,也知道怎么保护演员的皮肤。当进阶到高一点的层次时,特效化妆中的创意部分需要有一定的美术基础,翻模部分既是细致活又是体力活,雕塑部分要求对骨骼、肌肉结构都有了解。(文汇报记者 史博臻)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