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3000余户“大桥人家”要搬新家了!
2020年07月24日 09:34   来源:解放日报  

  这是一群生活在大桥下的居民。

  从老街坊蜿蜒的里弄转进松潘路,远远地看见杨浦大桥在一排排老石库门房屋后面露出高耸的主塔。89街坊的居民生活在这片老房里已上百年,他们蜗居陋室,看着杨浦大桥建成通车,见证了杨树浦路的繁华与落寞,如今又看着杨浦滨江变成黄浦江畔一道风景线……

  昨天,大桥居民迎来一场告别。晚6时,位于周家牌路的杨浦区大桥街道89街坊旧改征收基地锣鼓喧天。欢呼声中,征收墙上的数字翻过99%,杨浦区旧改征收以来单体体量最大的基地“二次征询”签约首日就以高比例签约生效,使得杨浦区离今年1万户征收目标又近了一步。大桥辖区89、93、97和98街坊共有6000余户居民被纳入杨浦区今年的旧改工作任务,他们将陆续告别老房迎来新生活。

  “见过最繁华的杨树浦路”

  杨浦89街坊为市区联手储备项目,征收范围东至临青路,南至杨树浦路,西至松潘路,北至周家牌路,涉及被征收居民和非居住单位共2953产、3000余户,总建筑面积92284平方米。地块内均为旧里房屋,居住条件差,因年久失修,房屋结构破旧,墙体开裂、屋顶渗水等情况频发。

  许辛声家的房子建造于1926年,从爷爷那一代开始搬进来。许辛声出生在这里,今年67岁。“我爷爷以前是祥泰木行的技工,在附近上班,后来又在客堂间开了家糖果店,楼上住人,楼下开店。”新中国成立后,作为店面的客堂间被收回,只留下了后面的亭子间和灶间,一家人开始了蜗居生活。

  从前门进入老房,经过客堂间、灶间,就来到一付狭窄的木楼梯前。楼梯非常陡,许师傅却连蹦带跳地走得飞快,楼上的亭子间就是他兄弟姐妹五个人长大的地方。最多时,家里住了八口人,实在睡不下了,就让妹妹睡楼上,许辛声住到灶间。“在箱子上面铺几块铺板,搭一张一人高的床,人睡在板上,下面用来存放东西。”在这方寸之地,许辛声度过了他的童年。

  原来烧饭的地方用来睡人了,烧饭就只能在走廊搭一个水斗作为临时灶台。每到傍晚,楼上楼下同时有5家人在生煤炉烧饭,烟雾弥漫。

  “你知道吗?上世纪80年代,杨树浦路从临青路到松潘路这一段,可是杨浦区最繁华的地区!”说起杨树浦路的过去,许辛声眉飞色舞,而最让他忘不了的是杨树浦路上的“潮汐现象”。“每天早上是杨树浦路最热闹的时候,有轨电车在中间开,自行车在两边开。七点钟一到,自行车就像马拉松开跑一样冲出来,从临青路往下走,接连着几间上万人的大厂。电车上每天都是满员,人都是被推上去的,就像现在的地铁早高峰一样。”

  近两年,杨浦滨江开发建设,公共空间逐步开放。许辛声第一时间报名到滨江的“人人屋”当志愿者值班,每天给游客介绍历史,讲讲过去的故事。“现在要搬走了,最舍不得的就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记忆。”

  “不放弃任何一户居民”

  一个灶间7平方米,一家三口都住在里面,这是家住华忻坊的一户三口之家。作为承租人的老母亲是精神病人,不能签约,而她的女儿患有尿毒症,要到医院做血透。旧改办先是安排经办人上门,后来街道和居委会又先后上门,帮助居民顺利签约。华忻坊居民区书记金剑妹说:“基地里生活困难的居民非常多,但我们不放弃任何一户居民。”

  89街坊地块内空关户较多,人户分离情况严重,这给征收政策的宣传普及带来一定难度。由于基地规模较大,房屋历史悠久,户主大部分已经年迈或去世,共有产遗产纠纷矛盾繁多,家庭内部矛盾严重,造成了家庭内部意见不统一、补偿分配未能达到个人预期等情况。此外,二级旧里房屋多为百年老房,房屋结构情况复杂,不少居民对公用部位面积认定存在异议,对独用天井、独用晒台、独用灶间、二层阁等不能计入征收面积的政策感到不理解。

  去年12月15日至12月20日,89街坊旧改一次征询工作期间,杨浦区旧改办、大桥街道和区第一征收事务所多次深入居委开展调研座谈,提前收集社情民意,掌握居民思想动态。工作人员全面排摸地块内每户家庭具体情况,将困难户、矛盾突出户等作为重中之重,通过逐一过堂分析,精准发力化解矛盾。一次征询结束,同意率达99.39%。

  “看看还能为老邻居做点啥”

  华忻坊的老石库门一间挨着一间,中间只留出一条很窄的里弄。搬家时,居民孙海麟用绳子从二楼把家具吊到楼下:一个用了十多年的白色旧冰箱、一张睡了30年的床……

  1948年,孙海麟出生在这座石库门的亭子间,兄弟姐妹四人和父母蜗居在5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结婚那年,他在亭子间上搭起一座三层阁,把家里两层楼打扫得干干净净,变成一个整洁温馨的小家。

  街坊邻居都说:“海麟,海麟,一叫就灵。”他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好邻居”。有一年冬天,上海遭遇寒潮,很多人家的水管都冻住了。孙海麟从早上6时起来忙活,挨家挨户给邻居换水表玻璃、更换水管,等到最后一单活儿结束,已经是晚上9时45分。

  “水电、木匠、油漆工,连修马路我都会。”看着老孙得意的样子,一旁的妻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老孙是个温柔的丈夫。他家住在三层阁,从上楼记者就发现,每一层楼梯上方都悬挂着一根绳子,这是老孙专门为妻子做的“扶手绳”。妻子早年中风,老孙每天早晚都会推着轮椅带她出去散步,一高一低两个身影,大半辈子就这么平静而温暖地走过来了。

  老孙一家计划在8月21日,即基地搬迁截止日期的前一天搬走。“我最后一个搬,就是想看看还能为老邻居们再做点什么……”(解放日报记者 黄尖尖)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